借着受伤的理由,我堂而皇之的在这个美丽的不太像话的“仙境”住了下来。

  几日的熟稔,知道了这个地方叫做桃源。

  当我听到萧烨煜这个名字的时候,开始翻滚着脑海里的记忆,好熟悉的名字,猛然灵光一转,抬头对上了那双如承载了千年悲哀的寂眸。

  他就是当年语蓉公主拼了命也要生下来的孩子?

  他就是当今燕国的世子?

  不,准确的说应当是燕国的太子,如果他在朝。

  因为燕国当今的皇帝是萧倾辞,据慕容老头讲述,自从十八年前萧倾辞让所有侍妾为王妃冷语蓉陪葬之后,就再也没有充纳妻妾。这十八年来,他更没有一个子嗣。

  怪不得,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,就觉得他的身上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,此人,绝非池中之物。

  我接过黎叔递过来的药微微颔首,然后对着坐在轮椅上,正在把玩着手中玉箫的人:“喂……那天,你真的在洗澡啊?”

  忽然他手下的动作一顿,一股杀气从眼眸中流露出来。但并没有说话。

  我不知死活的继续好奇道:“那天你到底有没有穿衣服啊!嘿嘿!”

  他的眼神变的更加犀利,抓着玉箫的手指因为捏的太紧吱吱作响。我看到他微微泛红的脸颊,不禁心中觉得好玩,强忍着笑:“喂,你别这么小气嘛?就算没有穿衣服又能怎么样呢?反正后来灯都被你弄灭了,我也什么都没看到啊……”

  “砰……”一旁的桌子被他一掌击个粉碎。我一个颤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:“生这么大的气干嘛?我又不是故意掉进你的浴盆里的。”

  他的眼眸变为利剑忽然扫向我,就差点没有像刚才击桌子那样把我大卸八块:“找死!”

  我再也不敢说话。低着头蹂躏着手里的药碗。偷偷的乐呵。

  黎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们身后:“公子,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  萧烨煜没有回答,调转轮椅气势汹汹的进了小楼。

  黎叔看着我无奈的摇摇头:“真没见过这么调皮的女孩子,受了伤还这么不安分。”

  我朝着他的背影眨巴眨巴眼睛吐了吐舌头。

  ……

  算算日子,加上昏迷的那段时间,我来到这个时空已经整整一个月了。进了水的“接听器”已经在我能下床的那天就修好了。但是这么多天来却一直没有收到慕容老头的消息。

  我把玩着手上那个貌似手链的东西,那是慕容老头仿照他的手表给我改良的。由十六颗上等的翡翠珠子串联而成。其中十五颗珠子的大小和材质都是相同的。另外一颗是呈椭圆形,比其他的珠子大了很多,材质是上等的血玉,红若滴血,接听器就镶嵌在那颗血玉上。

  慕容云逸,一直以来我都喜欢称呼他为慕容老头,因为他真的很古怪。

  据他说他来自于一个叫做“现代”的时空,他经常称呼那个时空为二十一世纪。

  他说他能把我送到幻天大陆以外的时空,我不信,撅着嘴巴责怪他又把我当小孩子哄,但是他真的把我送过来了。

  他说这叫做穿越。

  “丫头……丫头……”

  我激动的抬起自己的右手:“死老头,你怎么才找我,这几天你都死到哪里去了……”我含着泪责怪。

  “钰儿不是也玩的挺不亦乐乎的嘛?”血玉里的声音宠溺道。

  “我见到了你说过的萧烨煜”我闪烁过他的言辞,避开话题。

  那边忽然没有声音,良久黯沉道:“这么快?”

  “那还不是你的功劳?”我撅着嘴埋怨。

  “万事步步当心。”

  “恩,我知道了……死老头我会想你的。”想到分别已经这么久了,我忽然眼睛又一次湿润起来。

  “钰儿不可以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”

  忽然,内心一阵酸痛,像什么东西摁住了自己的喉咙。

  我含着眼泪用力的点着头。我知道那边什么都看不到。但我还是以这种方式来回答。

  ……

  心,真的很痛。

  ——钰儿,很多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命运,但你不可以。

  ——师父,钰儿不要学这些医术,更不要学这些岐黄、五行之术,更不要看这么多书,钰儿要懂武功,钰儿要像凌然哥哥那样征战沙场,保家卫国。

  ——武功学的再高又有什么用,终是抵不过千军万马。钰儿,你有比千军万马更强大的力量。

  ——那是什么?

  慕容云逸抚着我眉间的那颗朱砂痣。

  ——钰儿有天底下最能魅惑人心的美貌,钰儿可以冷艳倾国。

  ……

  ——钰儿,你要谨记自己的使命,不可以轻易在他人面前展露自己的女儿容貌,除了萧烨煜。

  除了萧烨煜……

  曾经师父的一席教诲依然回荡在耳畔,这些年来,我一直提醒着,自己这一生终将不会平凡。

  不是早就学着做一个无情的人了吗?但心为什么会这么痛,为什么会这么痛。

  我深深的将头埋在膝盖里。

  “师父,钰儿做到了,但钰儿一点都不开心……”我开始撕心裂肺的哭泣着。

  “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,敢伤害煜的人,我一个都不会留着。”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冰澈的声音,我收住眼泪,慢慢抬头。

  眼前之人,着一身素蓝长衫,我从来没有想到,在这山林之间尽然有人会穿这样柔软华丽的丝质。

  飘逸的白发胜雪简单的用一只桃木簪子束起,凌乱洒在两旁的碎发遮住了他的半边脸。手持一把玄铁长剑,若不是我的眼力犀利,一般人绝不会看清楚那刻在剑柄上细小的两个隶字“灭魂”他眉宇之间的冰冷却比萧烨煜还要寒冷三分,全身上下渗透的杀气,绝不是他这个十七八岁的年纪该有的。

  潜意识告诉我,这个人气息凉薄到,尽然能够战胜我的灵觉出现在离我不到十米的地方,若与他为敌,对我绝不会有利。

  我并没有急着为自己辩解什么。因为从他的话语中我分析出,刚才血玉中的声音他全都听到了,但他的剑还在鞘中,说明我现在还是安全的。

  我们就这样对峙着。

  半晌他道:“没有一个敌人可以活着从桃源出去。”

  “你怎么确定我就不会是那唯一的一个?”我并没有辩解他把我定格为“敌人”

  他忽然嘴角一扬,俊美面容更加有神:“我倒有兴趣留着你看看你能陪我玩到什么时候。”

  我也不羁的笑笑。

  他见我笑,脸上显出一丝不屑,随即转身向小楼的方向走去。

  我看着那个清澈的身影,思索着。

  这两天除了萧烨煜和黎叔,在这里并没有看到过其他人,他会是谁呢?

  chaptererror();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迅雷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越之媚倾天下,穿越之媚倾天下最新章节,穿越之媚倾天下 顶点中文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