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第4章第4卷]

  第82节第五十二章若春芙蓉是寒梅,有女夜煞讲恩义

  原来那晚看到我时嘴里喊着华妃的女子和薄湮一样,都曾是莫旷的妃子,叫宋怜,是上一任洛都开封府府尹的女儿,进宫不久就被胡清宁陷害落入冷宫,宋家一家受到牵连被罢官。宋怜到长门宫不久就开始疯疯癫癫,胡言乱语。

  西门阙的办事效率确实很高。第二日就派小玄子送来了我要的药材。

  薄湮和罗绮办事也很细心,我一直都很放心。所以这次的医治工作进行的一直都很顺利,只是宋怜的病情似乎和别人的有点不大一样。但她和澄虞都曾提起过华妃和承恩殿,所以我一定要将她们两个医好,弄清楚那些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来到长门宫已经有半月有余,一些情况比较轻的都已经好的差不多。

  这长门宫被一打扫,看上去就是变了一个样子,让人心中舒适了不少。

  我和几名女子一起在院中晒着药。

  “贵妃娘娘的法子果然有效,不用吃药,只让我们每天放宽了心,大家凑在一起说说笑笑就能将病治好。如此下去,我们是不是不到三个月就能出去了。”

  “是啊,贵妃娘娘果然是神医,我们在这里呆了这么久,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还能出去。真是多亏了娘娘您。”

  “也没有什么,只是大家的病不在身而在心。把握了病例,才能对症诊断。不过这方面我只是略懂皮毛而已,算不上什么神医。”

  “娘娘过谦了。我这头疼的毛病自没进这长门宫的时候就有了,那时候皇上……”那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:“武帝在的时候,找了很多太医,甚至访遍了民间的神医都没有治好。这贵妃娘娘扎了几次针,吃了几副药已经好了不少,在吃上几副恐就能完全康复了。<>”那女子说着,肃静的脸上泛着笑容,看上去救如同春风里的芙蓉。

  另一名女子听后欣然道:“妹妹说的是真的么?贵妃娘娘能不能也帮我看看。”

  我含笑道:“姐姐不知是什么状况。”

  “姐姐怎敢当,贵妃现在是皇上圣宠的妃子,而我们都是有罪之人。贵妃只管喊我的名字寒梅就好。”

  皇上圣宠的妃子?不过是一个阶下囚而已,或许在别人的眼中真的是她所说的那样。但我却懒得去解释太多。

  “不知寒梅患的是何病。”

  寒梅的脸上露出一丝的尴尬。我随即明白是为何:“可否让我瞧瞧你的脉?”

  寒梅欣然走到我旁边伸出手腕。我指腹搭上她的手腕,片刻道:“今晚我让罗绮为你送去方子,你按照方子上所写的每月吃药。不久便会康复。”

  “是真的么?”她欣喜。

  我点头含笑。

  “真是太好了,贵妃娘娘果然是神医。”

  “钰姐姐……”不知什么时候薄湮已经到了我旁边:“钰姐姐还是歇息会吧,姐姐畏寒,拿着这个”薄湮将一个暖炉递到我手中:“听罗绮说姐姐身子本就虚弱,而且最受不得凉了,但每次天冷的时候却不知道自己加衣服,你这样身边又没个知热知冷的人怎么行。”几天的熟稔薄湮现在说起话来不用太多的顾及,竟然让我想起了一个小大人。

  落轩,如果这次不出什么差错,你就能醒了。

  “薄湮,你出来谁在照顾宋怜和澄虞?”我俨然道。

  “罗绮在照顾她们,而且韩武统领和侍卫们都在门外守候,姐姐你就别担心了,不会出什么岔子的。<>反而你自己,都冻成了这样……”

  “快回去,你忘了姐姐跟你说的么,一步都不能离开她们。”

  薄湮看到我严肃的样子,知道我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:“湮儿知道了。”

  “湮儿……”我喊住她:“姐姐身边没有一个可信的人,但姐姐是相信你……”

  “姐姐放心,湮儿一定不会让姐姐失望。”

  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,千万不要。

  “贵妃娘娘是在担心什么?罗绮姑娘这几天照顾我们一直都很细心,有这样有眼力的丫头在身边贵妃娘娘您不用太担心。”寒梅在一旁安慰道。

  但我的内心还是感觉很不安,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

  我站起身来想回房去看看,忽然脚下一滑,险些跌倒在地:“贵妃娘娘小心。”寒梅眼疾手快连忙扶住我。大家看到我的样子都纷纷拥了过来。

  我扶着自己的脚踝,疼的龇牙咧嘴,那一滑,竟然崴了脚。

  “寒梅……快,扶我过去。”

  “贵妃娘娘慢点,什么事这么急?”

  我没有去理会,被寒梅扶着,一瘸一拐的往前走。刚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就听到里面有瓷碗被摔碎的声音。我连忙推开寒梅不顾脚踝的疼痛冲进了房间。

  一个还盛着半碗药的瓷碗被摔碎在地,薄湮呆愣在愿地脸色发白。

  斜倚在床上的澄虞和宋怜嘴角带着血丝,脸色发黑早已失去了神智。<>

  薄湮看到我进门,满眼的愕然:“钰姐姐……”

  我上前摸完两人的脉搏:“韩统领,封锁长门宫,谁都不许进,也不许出,否则杀……无……赦。”

  门外的韩统领命,带着侍卫们退下。

  我俨然转身看着薄湮,薄湮早就被吓的满脸是泪,上前拽着我的胳膊:“钰姐姐,你相信湮儿,湮儿什么都没有做……湮儿……”

  “去我拿药箱和银针。寒梅帮我将她们扶起来。”

  湮儿擦了擦眼睛的泪水,连忙去找药箱。

  “湮儿,按照我昨天开好的方子,将药材放到热水里。找人端过来。”

  我看到湮儿找着药箱的手还在发抖,便安慰她道:“湮儿放心,姐姐相信你。”

  湮儿听到我话,布满泪水脸上露出了笑脸:“谢谢姐姐……”

  我现在没有机会去顾及其他,看澄虞和宋怜的样子定时让人下了毒。所以我要尽快用银针将毒逼出,然后用热汤药泡着,以保住她们的性命,至于能不能活下来……不管怎么样她们一不能死。

  有人不想让她们活着说出不该说的秘密,我非要她们活下来。待一切安顿好将两人放到木桶中,湮儿扶着我在一旁坐下:“钰姐姐,这样真的好么?你的身体……”

  我苍白着脸:“湮儿,你不用管我,按照我说的去做,务必要将凶手抓到。快,快去……”

  湮儿为难的离开。寒梅上前欲说什么,却被我挡住:“你也去……湮儿一个人,年纪还小,我怕出什么岔子……”

  “可贵妃娘娘您的身体……”

  “没关系,我休息一下就好……”

  待寒梅离开后我斜靠在床上,看着木桶里两个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人。

  幕后主使到底是谁?难道是西门阙的人?如果仅仅是为了阻止不想让我救长门宫的人,她大可以一道圣旨了事。

  难道真的是?

  呵呵……你终于还是出手了……看来我们之间又要有一场较量了……

  不久寒梅揪着一个女子进门,将其扔到我床前:“贵妃娘娘,这就是你要的人!“

  那人从地上爬起眼中布满杀气:“没行道贵妃娘娘也会用化尸粉这么卑劣的手段!”

  我嘴角冷笑道:“难道阁下的手段就不卑劣了么?我的药加上你们的离魂粉才有化尸粉是功效。而你们的离魂散正是下到了我这两位姐妹的身上,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!”

  湮儿看了一眼地上执拗蛮横的人,走到我床边扶住我快要支撑不住的身体。

  那人看了一眼我讽刺道:“没想到贵妃娘娘还真像传说中的那样大仁大义,不过不知道你这样的仁义你这身子可受得了?”

  我依然含笑:“这就不用你担心了,我只是想让你帮我带句话给你家主子。不做亏心事,何怕鬼敲门。纸永远保不住火,迟早有真相大白的一天。要是冲着我慕容钰,尽管放马过来,我慕容钰照单全收。”说道最后一句话我嘴角带着深深的狠谲,就连扶着我的湮儿也是微微一颤。

  “你就这么放了我?”那人似有不信。

  “放……”

  “你大费周折的将我找出来,就是为了让我带一句话?”

  “就这一句话!”

  那人眼里有一丝的坚定,站起身来,向我一揖道:“在下告辞。”

  当走到门口的时候,他忽然转身:“如果你我不是对立,我夜煞道喜得与你合作。”

  “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如你这般有气节的女子!”

  湮儿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:“钰姐姐你就这么放她走了,也不审问幕后主使是谁么?”

  “就算审了她也不见得会说。”寒梅道。

  湮儿看着寒梅不解:“为什么?”

  “这是江湖规矩!”

  湮儿更加不解的看我。

  “湮儿看到她衣服领口的那颗珠子了么?”

  “看到了,那有什么玄机么?”

  我撑起身子坐起来一点:“杀手都有个规矩,如若刺杀失败,就一定不能说出雇主是谁,如果遭到逼供就要自行了断。”

  “姐姐是说那珠子是毒药?”

  我点头默认。

  湮儿恍然道:“怪不得她一个女子竟然叫夜煞!原来是江湖中人”

  “寒梅你去厨房看看,罗绮也该醒了!”

  chaptererror();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迅雷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越之媚倾天下,穿越之媚倾天下最新章节,穿越之媚倾天下 顶点中文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